七個資管計劃「違規」? 萬科獨立董事給姚振華敲警鐘

在萬科股價上浮盈600億的姚振華,再一次被萬科獨立董事推進「聚光燈」。

1月30日,萬科獨立董事劉姝威在其個人實名微信公眾號中,發佈《給證監會並劉士余主席的信》稱,姚振華控制下的深圳市鉅盛華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「鉅盛華」),作為劣後級委託人,通過九個資產管理計劃持有萬科10.34%的股份,其中七個資產管理計劃已經於2017年11月和12月到期。

按照證監會最新的規定,該七個資產管理計劃應當於到期後予以清盤,不得續期。但實際情況是,這七個資管計劃並未清盤,姚振華如何處置也沒有任何信息披露。劉姝威直言,目前鉅盛華通過這七個資管計劃「違規」持有萬科6.88%的股份,損害了廣大投資者,尤其是中小投資者的利益。

鉅盛華反應迅速,於當日下午通過萬科發佈澄清公告稱,「經過與相關方充分溝通協商,各方已就本公司作為委託人的九個資管計劃分別簽署了補充協議,就延長前述資管計劃清算期相關事項做出了約定。」並稱「前述行為符合現行法律法規及相關規定」。

次日早上,劉姝威再發文章問「寶能為什麼有這麼大的膽量」,並要求姚振華回答協商的「相關方」是誰?沒有證券監管機構的批准,誰有權力延長前述資管計劃清算期?這些行為符合哪些法律法規和規定?為什麼沒有依法公告延長前述資管計劃清算期?甚至連萬科管理層都不知道。

劉姝威這次還亮出了數據,透露上述九個資管計劃的優先級資金約133億元來源於浙商銀行的理財產品,姚振華的槓桿為2倍,但在一系列結構化安排之後,「商業銀行理財資金的敞口風險達到100%。」

七個資管計劃「違規」?萬科獨立董事給姚振華敲警鐘

針對這些資管計劃合規性的舉報,這並不是第一次。2016年7月19日,萬科管理層不惜冒着信披違規的風險下,向媒體以及監管部門提交了一份《關於提請查處鉅盛華及其控制的相關資管計劃違法違規行為的報告》,在信息披露、資管業務、股東權利、市場交易等四個方面提出了12點質疑。

彼時,萬科管理層的舉報,受到了監管部門關注,稱「寶能系」股東和萬科管理層雙方沒有採取有誠意、有效的措施消除分歧,相反通過各種方式激化矛盾,置公司廣大中小投資者利益於不顧。

萬科管理層的舉報,最終並沒有得到監管部門的調查結論,萬科股權事件在恆大、深圳地鐵的介入下,以一種和平的方式結束——寶能作財務投資人,萬科管理層繼續留任。

劉姝威的舉報,可以視為上一次舉報的延續。首先給姚振華敲響警鐘,上一次萬科管理層的舉報,有一個極為重要背景是,這些資管計劃面臨「平倉」風險。而這一次劉姝威的舉報,則是再一次提醒姚振華,浮盈數百億元仍是紙面財富,短期內依然面臨現金流問題,「寶能系」部分持股處於反覆循環質押狀態。

無論是難度較高的續期,還是目前的「緩兵之計」延長清算期,這九個資管計劃最終都是要處置的,姚振華必須找到資金來置換出原來的優先級資金,或者是出清股票,收回現金。

這給購買萬科股票的中小投資者,敲響了警鐘,一旦九個資管計劃集中清盤,在二級市場中必將引起巨大震盪。劉姝威的舉報,以及監管部門的態度,加上姚振華的操盤能力,構成了多方博弈力量。中小投資者受這種「鬥爭」帶來的影響,極易蒙受損失。

姚振華控制的「寶能系」目前持有萬科25.4%的股份,其中前海人壽持有約7.36億股(6.66%),鉅盛華持有9.26億股(8.4%),以及上述九個資管計劃持有的11.4億股(10.34%),總體持倉成本約215億元,配資比例為1:2。

往上穿透,九個資管計劃的優先級資金大部分來源於銀行理財產品,這部分資金約145億元,鉅盛華作為劣後級資金僅出資約67億元。理財產品投資股票,已經與最新的《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管管理辦法(徵求意見稿)》中相衝突。

在金融強監管和資管收緊的背景下,監管部門再次被敲響警鐘,如何調查、如何處置,其意義都會被無限放大。劉姝威就在舉報信中「懇請證監會嚴格執行自身制定的規章制度,以身作則,堅決維護自身制定的規章制度。」

劉姝威還以樂視網為例稱,樂視網股價連續跌停,銀行和非銀行金融機構質押的樂視網股票將爆倉,現在哪家銀行和金融機構還敢重蹈覆轍?而寶能的行為則是「在防範金融風險的強大攻勢下,還敢用高槓桿資金進入金融市場。」

最後一個被劉姝威敲響警鐘的是萬科管理層,上次的舉報沒有下文,接下來該如何敦促信息披露以及化解風險,成為首要考慮的問題。同時,對萬科管理層的意義還在於,「野蠻人」仍在「卧榻之側」,姚振華控制的25.4%的股份仍然頗具能量,在後續萬科股東大會以及董事會改選中,「寶能系」是否永遠確保只作財務投資者,還不得而知。


本文來源:http://www.jiemian.com/article/1916308.html

index-icon